徐州:像中医调理一样治理采煤塌陷地
作者:佚名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12-22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超 通讯员 高文心)“那时候采煤塌陷地多,这地根本就没法耕种,只能改成鱼塘。改成鱼塘,土地又一年年下沉,一下雨鱼塘就跑鱼,路也坑坑洼洼,没一条好路。”今年39岁的梁船元是徐州市贾汪区潘安湖国家湿地公园的一名游船驾驶员,回忆起过去他依然感慨颇多。

  湿地公园的建成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改变,生活环境变好了,人生轨迹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本该同父辈一样务农的他现在有机会在湿地公园驾船,稳定、可观的收入让他的生活质量提高了许多。

  梁船元描述的正是2008年前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工作展开前的贾汪。其实,徐州市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工作最早可追溯到1988年,是全国最早的三个采煤塌陷地农业综合开发复垦国家级示范区之一。从“一城煤灰半城土”到“一城青山半城湖”,徐州贾汪用了近30年完成这次转身。

  徐州是华东地区重要的煤炭基地,仅贾汪一个区鼎盛时期就有大小矿井252对。130余年的煤炭开采史既给贾汪带来红火日子,也让当地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长期的地下开采使得贾汪区的采煤塌陷地多达13.23万亩。2011年底,贾汪区被列为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城市,也是江苏全省唯一一家入选城市。

  贾汪当地曾流行这样一句话:“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很多人都不愿在当地穿浅色衣服,因为一穿出去就会变黑。

  当时贾汪的主要生态问题体现在“天灰、地陷、房裂、水黑”四方面,怎么让被破坏的环境重新恢复,成了当地工作的重中之重。

  传统的土地治理主要是将矸石山作为塌陷区填充材料回填煤矿采空区,以达到恢复耕地的目的,但这些传统的方式并不适用于徐州。

  “塌陷地的治理修复光有理念、观念还不够,科技非常关键。”徐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李钢说。

  2008年以来,在江苏省国土资源厅的支持下,徐州市国土资源局坚持“宜农则农、宜水则水、宜建则建、宜生态则生态”的综合治理原则,联合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中国矿业大学、江苏省老工业基地资源利用与生态修复协同创新中心、徐州市生态文明建设研究院等单位,开展了多项科技攻关工作,以支撑潘安湖土地整治、生态修复和景观建设工程。

  中国矿业大学组建一个由100名来自地质、采矿、环境、测绘、法律等不同领域专家学者构成的团队,专门用于支持徐州市塌陷地的修复治理利用。

  当地全力推进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工作,探索出一条集“基本农田整理,采煤塌陷地复垦,生态环境修复,湿地景观开发”四位一体的建设模式,在实践中,这个具有地方特色的建设模式取得了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

  现在,贾汪区潘安湖的采煤塌陷地治理已经初见成效,徐州市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工作却远没有结束。据了解,徐州沛县目前仍有7个煤矿在开采,微山湖周边的5个煤矿,总计约459平方公里,依然面临塌陷的危险。

  现在,李钢总是喜欢将中医理论运用到徐州土地治理之中。潘安湖已经变成癌症病人,被我们抢救过来,“但在沛县,我们还是在治未病。”

  在环境治理上,比“抢救”更重要也更具可持续性的是“治未病”。

  对此,徐州已经提出了“矿地融合发展”,结合徐州城市特点,在潘安湖“四位一体”建设模式的基础上进行总结推广,因地制宜继续加强采煤塌陷地整治力度,发挥示范效应,分享采煤塌陷地整治经验。在徐州城北塌陷区开展生态修复综合开发整治、在沛县实施“沛北一体化”打造矿地融合发展示范区。

  “大医治未病,小医治大病。”李钢说,破坏后再治理的老路子已经不能走了,要及时发现问题,防患于未然,要通过关键技术改革,实施预防措施。

经济部